本日のランキング1位

[乙女向け]

[ボーイズラブ]

DLDgirls 女性向け同人DLサイト情報

女性向け同人ダウンロードサイトの作品情報を毎日更新。多言語対応。

刀劍男士x女審神者,3p短篇集,收錄3篇

サークル名:Studio Reyuki
販売日:2022年06月09日
シリーズ名:刀劍○舞乙女向
カップリング:刀劍男士×女審神者 / 
作者:澪雪Reyuki
年齢指定:18禁 / 
作品形式:ノベル / 
ファイル形式:その他形式 / 
その他:乙女向け / 
対応言語:中国語(繁体字) / 
ジャンル:色仕掛け / 手コキ / 中出し / 複数プレイ/乱交 / 下克上 / クンニ / 
ファイル容量:

価格:660円 >>>>>購入する

サンプル画像

[DLsite.com]


作品概要(引用元:DLsite.com)

三日月宗近 + 髭切 3p
「當然有。」
髭切放下沾了半唇的酒盃,笑盈盈地伸出手指,劃上審神者敞開衣領間的鎖骨,沿著光滑肌膚緩緩向下,指尖探入了衣服中,來到豐滿雙丘中間的三角凹陷。
「這就是,最好的盃。」
髭切軟綿曖昧的低語,就算不知道要如何做到,手指劃弄的動作也足夠讓審神者燒紅了臉。
「不…這、這怎麼能當盃……」
再怎麼說,胸部也盛不了酒水,怎麼可能當盃來使用。
髭切金燦的視線,讓審神者本能地感受到危機,雙手護著自己的胸口,身體向後地撞上了三日月宗近。
「當然可以。」
對於自己投懷送抱的女主人,三日月宗近也不客氣地摟抱上她,略長鬢髮摩擦著她的臉頰,低沉聲音在耳際迴盪,男人緊貼著她的溫度,讓審神者忍不住顫抖。
「呀!」
不讓她有掙扎猶豫的時間,從背後環上她的三日月宗近,輕易地扯開了沒有任何防衛力的衣襟,女人柔軟豐盈的雪白雙乳,彷彿是從衣服的束縛中解放,在男人眼前性感跳動著。
「三、三日月…」
突然的事情讓審神者掙扎,無奈卻完全掙脫不了他的束縛。
連著手臂一起被三日月宗近扣在懷中,男人大手穿過她的胸下,將她本來就誘人的雙峰,托得更來得高聳挺立,兩團乳肉的交接處,硬生生地擠出了一個三角空間。
「這樣不就是了嘛。」
笑盈盈的男人,極為滿意地看著她硬被擠起的胸口,軟白乳肉推擠起來,讓女人連耳朵都紅豔一片。
「不,這怎麼…呀啊!」
坐在前方的髭切拿起剛剛還在審神者手上的小酒壺,清澈酒水從她的鎖骨緩緩淌下,在豐滿的乳溝間匯集成一個水窪。
「這就是最好的盃了喔,主。」
乳房中間擠起的空間,盛了約一盃的酒,在雪白肌膚的襯托下更來的清澈,反射著微弱月光如同湖水般,看著自己胸前的水窪,審神者不要說臉頰耳朵,就連脖子也都紅了起來。
「別、別這樣……」
在自己胸口晃動的酒水,居然還沒有馬上往下流去,三日月宗近將她的乳肉扣得多緊,審神者完全不敢想像。
「還請容我失禮了,主。」
「髭切,別這樣……啊……」
髭切彎下腰,伸出舌頭舔著酒水與肌膚的交接,不急著一口飲盡,像是一頭喝水的大貓般,發出啜飲的嘖嘖聲。
少量啜飲的同時,還不忘親吻她的乳肉,蓬鬆的淡金色頭髮摩擦著她的胸口,痕癢感讓她忍不住輕哼。
「快點…喝完……」
這種舔著胸口酒水的感覺,比胸部被男人揉玩更來得羞恥,而且是在兩個男人的視線下,那毫不避諱的火熱,緊貼著她的男人體溫,讓她明明身處涼夜的庭院中,身體也不受控制地熱了起來。山姥切國廣 + 山姥切長義 3P
沉溺於自己的女人讓山姥切長義得意微笑,被女人給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他,感知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殺氣時已經太遲,山姥切長義的手還沒來得及碰到自己的本體,銀亮的打刀刀刃就已經抵在他的脖子上,只要一動就會人頭落地。
打刀恰到好處地抵在他的脖子上,要是山姥切長義想要低頭拿取自己的本體抵抗,他的人頭會更早落地。
山姥切長義視線向上,拿著打刀抵著他臉色嚴峻的刀劍男士,是用著髒破的白布也遮掩不了其風采,有著黃金色頭髮,碧藍雙眼的俊美打刀。那張對他來說如同照鏡子的臉,就是他的仿製品山姥切國廣;審神者口中的山姥切。
「給我起來。」
即使對著自己的本科,握刀的手也沒有半絲猶豫與顫抖,咬牙切齒的金色打刀,只得到山姥切長義輕蔑一眼。
「說什麼呢,偽物君。」
面對山姥切國廣的威脅,山姥切長義仍舊神閑氣定,一點都沒把脖子上的利刃放在眼中。
「給我從主人身上離開!」
對著山姥切長義;自己的本科,山姥切國廣也不見任何畏縮,他已經不是山姥切長義所知道的那個幼小的彷品了。
「都哭喊著不要,男人就該識相別欺負她!」
「哈啊?」
山姥切國廣太過衝擊性的發言,讓山姥切長義像看到白痴一樣地看著他。
「你是童貞嗎?連女人床笫間的話都聽不懂!」
「我不是童貞!」
怒吼回去的山姥切國廣,手上的刀動都沒有動一下。
不只是知識上知道,山姥切國廣也確實體會過男女之歡,他當然知道山姥切長義在做什麼。
只是現在審神者的狀況,與他所認識的審神者完全不同。
女人的聲音比他所知的更來得嬌媚無力,叫喊著不行的軟音是令人憐愛的甜膩,卻又急切地像是在呼救,作為她的刀的山姥切國廣,當然是義不容辭地要拯救主人,哪怕對象是他的本科也一樣。
「哈,不懂女人跟童貞有什麼兩樣?」
嘲笑聲從鼻孔哼出,山姥切長義揮了揮手,表示一點都不想跟他這個不懂女人的傢伙說話,只是浪費時間罷了。
「不管懂不懂女人,至少我比你懂主人。」
毫不留情戳上山姥切長義的痛點,銀髮貴公子也瞬間變了臉色,一下子找不到否定的話。
比起監察官,山姥切國廣在審神者身邊的時間確實更長,說他更了解審神者也不為過。
兩個男人腥風血雨地對峙著,誰也沒有退讓的打算。
山姥切國廣唯一不想在山姥切長義面前示弱,不想讓他一直把自己當作幼童,想對他證明自己也有成長,是配得起山姥切這個名號的一把刀。
「既然你覺得自己比較行,那換你來。」
「什……!」
意料外的反擊,換山姥切國廣一臉狼狽,支吾地說不出話來。
「這…那個……主、主人的意向………」
「做不到就滾出去。」
不是咆哮不是吼叫,山姥切長義的聲音非常平靜,感覺不到他的情緒浮動。
握著刀的手在發抖,山姥切國廣不確定怎麼做才是對主人最好的。
他也明白,現在並不是停下來的好時機,但他也不想讓山姥切長義繼續欺負主人,這騎虎難下的局面,讓山姥切國廣咬著牙,臉上寫滿了掙扎。
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續了幾秒,一絲細小到幾乎聽不見的嘆息,從山姥切長義口中吐出。
「…………連伺候主人都做不好,你到底想讓山姥切的名字蒙羞到什麼程度。」
山姥切長義的冰冷,那彷彿從地獄爬出的寒意,讓人連骨頭深處都凍起,全身恐懼發顫,毫無疑問是山姥的聲音。大包平 + 鶯丸 3p
「鶯丸,我有話要問你!」
早餐時間剛結束沒多久,大包平就氣勢洶洶地拉開古備前的房門,聲音宏亮地問著坐在房間整理著茶葉,有著柔軟鶯色短髮的男人。
「怎麼了嗎?」
拿著茶葉的鶯丸噙著微笑,望著自顧自在桌子前盤腿坐下,一臉嚴肅的高大男人。
大包平一身赤色內番服,肩膀上搭著毛巾,這個時間的他不是去幫忙內番就是在道場自主訓練,會在這種時間回房間來,一點都不像有過動症的大包平會做的。
雙手按在大腿上,難得十分正經嚴肅的大包平,不管大包平什麼表情,鶯丸永遠都是笑盈盈的。
「……我作為包平最高傑作的大包平,到底是有什麼不足的地方,讓主人不重用我也不信任我?」
自認比天下五劍更強,與童子切安綱並稱為東西兩橫綱的大包平,懷抱著比其他刀劍男士更高的自尊心,今天的事情無疑是狠狠給了他一巴掌,讓他實在難以接受。
「鶯丸,你在本丸的資歷比我長,一定知道原因吧!」
「嗯,不急,慢慢說,你跟主人說了什麼?」
相對於大包平的激動與憤怒,鶯丸還是一派氣定神閒,只是他整理著茶葉的手倒是停了下來,把茶葉罐的蓋子蓋上,認真地聽大包平的抱怨。
大概是受到發掘他的池田輝政的影響,大包平與他華麗外表不同地性格非常單純樸實,甚至可以說是傻氣,但他作為刀劍男士的實力無可挑惕。
既不會對工作挑三揀四,也不會抱怨工作對他大材小用,每天都生活得極為認真的大包平,從未聽他抱怨過什麼。當大包平正面地找他商量,肯定是非常嚴重,連爽朗大方的他都吞不下這口氣了。
「不受重用和不信任,是什麼事情?」
不管大包平說了什麼都臉色不變,鶯丸的笑容下,隱藏著遲鈍的大包平無法發現的情緒。
雖然傻氣十足,不過大包平可是他們古備前的代表刀,看不起大包平的傢伙,就算大包平大人大肚不放在心上,可不代表他鶯丸不介意。
「我去跟主人說,想要讓她安排我侍寢。」
「哦?」
鶯丸挑了挑眉毛,非常意外一向傻鈍的大包平,居然會去主動請纓,是天降風雨的前奏嗎?
「怎麼被拒絶的?」
「主人她說我還太早了,這不是在說我的實力不足嗎!?」
想起纖弱美麗的女主人聽了他的請求一臉愕然,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搖頭拒絶。
對自己的實力極度自信的大包平來說,不管什麼原因,來自主人的否定是他的刃生最大的恥辱與污點!
他一定要知道問題癥結在哪裡,努力加強自己去得到主人的承認方休。
「大包平,你是從哪裡知道侍寢這個工作的?」
鶯丸微眯了他的眼眸,動作太過細微地大包平完全注意不到。
「從三日月那邊。」
跟三日月宗近有著異常的敵對意識,任何三日月宗近能做的,大包平都相信自己能夠做得更好,這個異常的對抗心,經常讓大包平做出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。
而作為同一刀派的刀劍,鶯丸不僅沒有阻止大包平的意思,甚至壁上觀地享受看戲的樂趣,真是惡友的最佳代表。
「三日月……?」
那個三日月宗近用侍寢來挑釁大包平,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雖說那個傢伙也不是表面看來的那麼無欲無求,但他也不會閒著無聊去挑釁大包平。
「大包平,能把狀況說來聽聽嗎?」
「好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」
跟鶯丸說話後,大包平的情緒也略為緩和了下來,敘述不久前發生的事情。
「我今天早上去晨練時,遇上了根本不可能那麼早起的三日月。那傢伙雖然早起,不過也只會在庭院邊喝茶哈哈笑,才不可能跟我一樣去晨練,不過遇上也是機會,我就問他要不要順便一起晨鍊。」
回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,大包平還是難掩氣憤地握緊拳頭。
「那傢伙跟我說,他不是早起晨練,而是侍寢回房間的路上。」
「哦,原來三日月那時間才離開啊…」
鶯丸的自言自語,並沒有傳入大包平的耳中。
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在想什麼,居然主動對大包平提起侍寢的事情,這樣說起來也是他主動挑釁大包平了。
「主人居然找三日月侍寢,而不使用比較身體力強的我,一定是哪裡有問題!」
面對大包平的振振有詞,鶯丸只是微笑而已。
侍寢是非常纖細且複雜的工作,並不是人人都能勝任。主人說得沒錯,對現在的大包平來說,侍寢實在是太早了些,被拒絕也是無可厚非。
只是這個事實,鶯丸不覺得大包平聽得懂,畢竟他是把認為一切事情只要努力就能成功的樸實刀劍,不管再困難再辛苦,都是有志者事竟成,實在不是能夠溝通的對象。
「鶯丸,我需要你的幫忙!」
「幫什麼?」
「訓練我侍寢的能力!」
看著一臉認真地握緊拳頭的大包平,鶯丸要非常努力才能忍耐住嘴角上揚的弧度。
「我一定要從三日月手上,把侍寢的工作給奪過來!」
「……讓我去主人面前美言幾句,可能會比較快喔。」
「那樣一來,就不是主人滿意我的能力招我侍寢了。」
大包平理直氣壯的氣勢,鶯丸拼命忍耐的嘴角,終於是忍不住勾起了些。
「明白了,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我當然會幫你。」
鶯丸更細地眯起金色眼眸。
「我會好好訓練你侍寢的能力。」
「拜託了啊,鶯丸!果然只有你可靠!」
得到承諾的大包平,喜出外望地握住鶯丸的手。
「主人一定會知道,就連侍寢這麼簡單的事情,也一定是我大包平比三日月更來的優秀!」
「這當然,你可是大包平啊。」
※本文章由社團提供

torrent download

BL同人、BLゲーム、乙女ゲームのダウンロードショップ - Girls Maniax

当サイトで紹介している作品を正規の方法以外で入手すると、作品の権利者より損害賠償請求が行われる場合があります。
当サイトはリーチサイトではありません。違法ダウンロードを行うユーザーに対し、正規の方法での作品購入を促すことを目的としたサイトです。
※当サイトの作品情報は全て販売元の許可を得て掲載しており、違法コンテンツはありません。

ご注意

当サイトで紹介している作品を正規の方法以外で入手すると、作品の権利者より損害賠償請求が行われる場合があります。作品は購入してお楽しみください。当サイトはリーチサイトではありません。

作品ページへ

2022-06-09発売の作品一覧

登録作品数:15602